零下30摄氏度湖面出鱼

  呼伦湖的名字源自蒙古语“哈溜”,音转过来意为“水獭”,与呼伦湖并称的贝尔湖“贝尔”的蒙古语意为“雄水獭”,近代生活在湖区的蒙古族形象地以湖中盛产的动物为这两大片水域命名。清初,游牧在湖边的蒙古人开始称呼伦湖为“达赉湖”,这个名字也更为普遍地被当地人使用,无论是一路上的标志,还是湖边扎赉诺尔区的名字都源于此。在蒙语中,达赉湖意为“像海洋一样广阔的湖”。“海洋”的比拟确实更形象,这个北方第一大湖曾达2339平方公里的湖面,相当于两个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面积。湖面呈不规则的长方形,由西南向东北方向的长轴长93公里,平均宽度32公里。呼伦湖渔业公司资源管理部部长王志刚说,沿着447公里的湖岸线开车不停歇地跑要跑上一天半才能转完一圈。

  夏季的呼伦湖会像海水一样推送波浪冲刷沙岸,湖面冰封后的广阔则是认识“海洋”更直观的感受。“它不是全国最大的湖,却绝对是中国内陆最大的一块冰。”呼伦湖渔业公司副总经理程海军说。从11月初上冻到来年5月初冰融,呼伦湖的封冻期长达半年。满洲里的冬季始终保持着零下30摄氏度左右的平均气温,自初冬以来的降雪完全覆盖了草原与湖面,积雪平均厚度有15厘米,如果不是渔业工人们在湖边挂上个汽车轮胎当标志,则根本分不清脚下是大地还是冰层。冬季的湖面杳无人烟,朝着没有尽头的远方行进25公里才又看到人群,天地的白幕中,人渺小成了黑点。零下30多摄氏度的极寒气温下还待在湖面上的只有冬捕的渔业工人,渔业公司下属6个分公司的6支捕捞队同时在湖面上作业,基本都在每天13点左右出鱼,我们赶上的是乌都鲁捕捞队的出鱼作业。

  一支捕捞队约40人

  冬季捕鱼的原理是在冰下撒开足够宽度的大网,然后拖动行进,最后从出网眼聚拢,鱼儿也就随着网面的收缩而被捕获。出网眼是个底边有1.5米长的梯形冰洞,巨大的冰块已经被整块凿出拖上了岸,青白色的冰块厚度有60厘米。“每年的冬捕时间就是以冰块厚度决定的,原则上45厘米以上就可以。为了安全,我们一般会等到60厘米,甚至1米厚。”王志刚回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通常12月初就可以开始冬捕,而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近些年的冬捕日期已经推迟到了12月末。白蒙蒙的水汽随着湖水涌动而向外蒸腾,出网眼周边的渔工裸露出的眉毛、睫毛都结上一层白霜,他们还要用高压水枪不停冲刷湖水,既是为了防止湖水重新上冻,也可以在渔网被拉出来的时候清洗网上的淤泥。渔工们都有全套防寒装束,头戴狗皮帽子,身上穿着对襟棉袄,外面还要罩上小皮袄,皮裤、棉裤外面套着高筒胶鞋。一位渔工说,胶鞋里面还穿着用驼毛、羊毛织成的高筒袜子,然后再用2.5尺见方的白布絮上驼毛、羊毛制成的包脚布包在脚上。一支捕捞队一般由40人组成,各人分工不同,全由工长指挥。王志刚指点站在出网眼处身穿橙色布外套的两人就是捕捞队的工长和副工长。

  随着长龙似的渔网被拖上岸,工长指挥着网两侧的渔工同时摊开网片以方便卷网机收网,同时还要分拣出和大拉网缠绕在一起的挂网。“呼伦湖有30多种鱼,主要有鲤鱼、鲫鱼、油餐鲦、撅嘴白鱼,这种长度在10厘米左右的银白色油餐鲦占出鱼量的90%。”程海军解释因为气候寒冷、生长期短,呼伦湖中的野生鱼类普遍生长速度缓慢,“一条达1斤重的鲤鱼需要3年的生长期,而这些10厘米长的小白鱼已经长到了最大尺寸”。

  单网打了90吨捞鱼捞到半夜

  最大的收获在最后面的网兜里。当网兜边缘被拖出水面时,小白鱼们已经完全堵住了出网眼。为防止鱼落到冰面上冻成砣,手持“抄捞子”的渔工将活蹦乱跳的鱼捞出来时都要尽力如天女散花般向上扬洒,以保证鱼儿能均匀散落在冰面上。“一捞子怎么也要有30斤。”白汽蒸腾的湖面上很快就有渔工摘下了帽子,甚至脱掉了外套,“干活就不觉得冷了,还在出汗”。副工长老郭估计今天的收获有25吨左右,属于“基本正常”。“前几天我们一支队伍单网打出来90吨,鱼捞到半夜才捞完。历史上的纪录是单网110吨,实在捞不完,剩下的鱼又给放掉了。”程海军说。并不是谁的运气都能这样好,不远处的东河捕捞队只有七八吨的收获。工长除了负责整支队伍的组织管理,最需要本事的工作就是在四下茫茫的冰原上确定下网的地点。“网经受不起鱼的重量,渔工没法把网兜直接拖出网眼,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机械设备能代替人工。”出鱼是整个捕鱼过程中最繁重的体力劳作,王志刚对此也感到很无奈。日落后的湖面温度可以下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19点左右,装了满满5车的鱼被运走,乌都鲁捕捞队才能收拾工具返回湖边的公司宿舍,夜色中还要行驶近两个小时。

  配备GPS导航仪寻找下网点

  “现在每支捕捞队都配备了GPS导航仪,不像以前常会有队伍在回程的时候迷路。”1979年,17岁的程海军成为一线渔业工人,从工长一直做到管理者。冬天西北风多,雪被吹出来的纹路可以判断大概的方向。广阔的冰面上可以任意选址,这对工长是相当大的考验。在程海军看来,寻找下网点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诀窍,对于有几十年捕鱼经历的老工长们来说那都是了然于胸的经验。按照冬捕不成文的规矩,头天中午出鱼时,工长就要去确定第二天下网的地点。“插上自己队伍的小红旗,别的队伍看见后,方圆500米半径内就不会再定点了。”

  从营地出发时整个大湖还笼罩在夜色里,但是在GPS导航仪的帮助下,捕捞队可以轻松地找到新一天的下网点。年复一年的劳作已经使捕鱼流程模式化,渔工们知道只有在日出前出发才有可能在白天完成下网和出鱼等主要工作。拖拉机、拉网车、大篷车,机械化的运输工具取代了原始的马拉爬犁,拖拉机的“突突”声是打破寂静的唯一声音。太阳再次出现在地平线上时,渔工们已经在开凿下网眼,七八根十几公斤重的长柄铁锹沿着工长已经划定的下网眼范围开凿,最后形成一个1.2米见方的冰洞。

  钻冰、穿杆、走杆、绞网、出杆,从下网眼到出网眼,一网一般要在冰下运行5公里左右,40人分工协作,即使一切顺利也要至少5个小时。

  链接

  冰下大拉网源于清末

  呼伦湖渔业公司党委副书记王凤菊说,没有人能够证实冬季采用冰下大拉网方式捕鱼是否源于草原文化。按照渔业公司目前可以确定的时间来看最早是在清末,随着沙皇俄国势力的渗透,俄国人开始在湖面上搞拉网捕鱼,许多工具还沿用俄语译音。日俄战争后,沙皇俄国势力退出,日本人开始主持呼伦湖冬捕,直到1948年呼伦湖渔业公司成立,呼伦湖和贝尔湖才成为国营渔场。

  祭湖是每年冬捕开始时最隆重也最神秘的仪式,是否保留着当地先民对这片大湖的原始崇拜不得而知,渔工们只知道是“老一辈一代代传下来的规矩”,即使在破除封建迷信最厉害的历史时期也没有停止过。冰面上放着供桌,摆上酒、水果、点心、猪头或者整羊,工长带领所有的渔工燃放鞭炮、烧纸,在念诵祭词后叩头祭拜,祈求安全高产。祭祀完毕,所有供品被从供桌前的冰眼投入湖中,渔工们才会整队出发。“打第一网时,在冰眼打通下网前和出网后,都要叩头、烧纸、撒酒。”王凤菊说。

  冬捕之困

  捕捞工人每月仅900元收入

  下网工序完成到等待出网的一段时间是大多数渔工一天中仅有的休息时间,他们可以爬进覆着棉布篷顶的车斗里,坐在铺着羊毛的座位上歇歇脚。车斗里烧着煤炉,扑面而来的温暖与车外的严寒分隔成两个世界,锅内沸腾着炖菜,围炉是烘烤着的白馒头,一壶白酒悬在车篷顶上,午饭时每人喝上一口可以驱散体内的寒气。王志刚觉得现在的条件比起四五年前都好太多了。捕捞队鲜有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大多都已四五十岁,有着二三十年的工作经验。这些渔业工人有着相似的经历,大多数人成长在渔业公司家属区,承袭了父亲的工作继续从事渔业生产。比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工资已经下降不少,程海军在一线做渔业工人时工资可以拿到58块,“那时候满洲里市长的工资也不过50块钱左右”。

  机械作业减轻了渔工们的体力负荷,后勤保障也越来越好,可是市场经济给予的劳动力价值却远远不及渔业工人体力和精力的付出。王志刚坦言,一个普通渔业工人冬季捕鱼期每月的收入满打满算只有900元。“渔业工人已经是满洲里收入最低的工作,而且这么恶劣的工作环境,就算开5000元也没有年轻人愿意来。”王志刚说。收入的巨大反差并没有对渔工们产生太大的吸引力,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企业的风光,人到中年面对收入走低却无力转行,但仍然有国营企业工人的自豪感。作为特殊工种,严酷的工作环境和大量透支的体能让他们可以享受55岁提前退休,这是其中很多人目前的期待。

  私捕滥捞人为因素影响生态

  私捕滥捞的人为因素影响更大。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渔业公司提出打万吨鱼做贡献的口号,呼伦湖连续两年产量达9900吨。上世纪70年代湖边开始出现私捕滥捞大军,1989年的数据显示,有19个省市自治区的3000多人靠湖发财,每年有1000多吨鱼被私捕滥捞者通过各种手段运往内地。王志刚介绍随着《渔业法》的宣传普及,沿湖的牧民已经鲜有私捕。他说:“还存留的私捕者都是有一定社会背景、雇佣十几个工人公然捕捞的,保守估计每年经他们损失的鱼有四五百吨。”为了保持呼伦湖的生态平衡,渔业公司自觉将产鱼量降到了4000吨左右,这成了不得已的选择,并且每年5月到7月的鱼儿产卵期全湖禁渔。“私捕者的恶劣之处在于他们不仅专捕大鱼,而且还利用产卵期鱼儿会靠近湖边的特点在5月到7月捕鱼。”王志刚所在的资源管理部专门打击这些私捕者,然而24个人的部门管辖1700多平方公里的湖面实在力不从心。王志刚说:“我们只有湖面的管理权,没有执法权,只能没收、罚款,经常前脚刚走,人家后脚又下网了。”这种冬捕又给呼伦湖带来新的污染,铅浓度持续升高。王志刚解释道:“私捕者挂灯一次就需要耗费8节电池,他们用完总是顺手就丢进了湖里。”  (据《三联生活周刊》)

 

  • 发表评论
  • 用户:  验证码: 点击更换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内蒙古呼伦·贝尔湖地质公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5 友情链接:达里湖旅游 达里湖住宿